晚上八點,一切看似準備就緒。

靜坐在書桌前、攤開專業書籍、備妥所需的文具,開始唸書。八點十五分,打開手機查了個英文單字,順便看一下郵箱裡的信件,再滑一下臉書。

八點三十分,回到教材上。

讀了約莫30分鐘後,突然想起今日還沒聽「得到」的課程,立馬拿起手機開始聽課,聽完課後再瀏覽一下留言,又一個30分鐘。瀏覽留言的過程中發現有趣的概念,立即搜索相關資訊,結束時,其實已經晚上十點了。

檢視今晚專注於念書的效率,從晚上八時至十時,整整120分鐘中,竟僅專注了45分鐘。


原來資訊量足以把我們的生活拆成碎片

197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伯‧西蒙(Herbert Simon)曾經提出「注意力消耗」的議題,依據他的說法,資訊會消耗接收者的注意力,因此豐富的資訊可能導致注意力的缺乏

“What information consumes is rather obvious: it consumes the attention of its recipients. Hence a wealth of information creates a poverty of attention, and a need to allocate that attention efficiently among the overabundance of information sources that might consume it.”-Herbert Simon

對我而言,豐富的資訊量所造成的注意力消耗,主要來自以下兩點:

一、為了與社群緊密連結的社交焦慮

此言不假,現在我無論是工作,抑或者是私人社交,都緊連著社群。

為了維繫與工作對象、友人、家人或是各式學習社團的密切連結,我需要時時查閱社群,以確保我沒有漏掉任何一個訊息或資訊,並期望自己能即時給予反饋或互動。

每日被淹沒在電子郵件、簡訊和社群媒體等分心事物中,時間開始變得破碎,它們的的確確,竊走了我的注意力。

二、為了不讓自己輸給別人的學習焦慮

在這個快速發展的時代,互聯網的普及,提供了自學不同領域的管道與交流的機會。

當我透過參與活動、演講,或透過關注不同領域專家,認識越多牛人/強者時,就越看清僅掌握單一專業技能,已無法產生足夠競爭力。危機感開始迫使自己加入更多學習社團、買更多的學習課程。

這些新鮮、不熟悉的領域帶給我學習上的快樂的同時,巨大的資訊量衝擊又消耗了我的注意力,額外又附送「這個想學、那個也想學」的學習焦慮。

而當我要專注於某一工作、任務時,這些學習焦慮與這般資訊量,卻又奪取了我的注意力。


而偏偏專注力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

時間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嗎?

有時,儘管擁有充足的時間,卻無法達到我們想要的成效,是否因為我們閒置了我們的專注力呢?

深度工作力》一書中提出,提高專注力可以幫助我們達到深度工作 (deep work) 。依據作者的定義,深度工作指的是在免於分心的專注狀態下進行職業活動他認為這種專注可以把認知能力推向極限,而這種努力可以創造新價值、改進技術,並且是他人所難以模仿。

我想,若是能把工作時間的專注力最大化,就能將每個單位工作的生產結果最大化,也能擁有快速精通專業的學習能力

那麼,是時候重新拿回專注力了。


或許我可以嘗試

一、趕走焦慮的情緒

影響注意力的其中一個因素就是焦慮緊張的情緒,會使我們變得衝動,急著要採取行動,更無法靜下來專心思考。

我應該讓自己放鬆點,適時包容自己的不足,先完成重要的工作,待有空餘的時間再繼續學習新知或新技能。

二、建立自己的儀式

儀式 (rituals) 應該要包含時段、地點。指定一個能讓我達到深度工作的地點與固定的時段,並需要規範與限制,讓我的努力有回報。

我在何處工作?工作多久?

每晚的八點至十點,我應該要把門關上,待在我的書房並坐在我的書桌前,專注地閱讀專業書籍。

一旦開始工作,我怎麼做?

禁止使用手機,每兩個小時至少要讀完一章,以保持高度專注。

三、一次只做一件事

人的注意力有限,認清自己真的無法同時進行兩件深度工作,應該一次只做一件事,不要太貪心,不只要定規自己有做事,也要求高質量。畢竟,高品質的生產工作=花費的時間X專注的程度

四、莫過度連線

最常見的分心原因之一,就是無所不在的連線文化,隨手收個電子郵件、滑個臉書、關注好友的社群,都是一種注意力的消耗。

希望我能擁抱「減法」,減少社群使用並切記莫過度連線,在我的儀式時間內專心工作,相信儀式結束後再重新連線也不遲。


既然已經給自己下策略了,試行一個月後再來揭曉結果如何。

但願到時,我能拿回專注力的主導權。